北漂青年:留不下的城 回不去的鄉
日期:2018-11-15 瀏覽

我是在2015年7月8日來的北京,印象很深。”這一天對于李明龍來說猶如刻在腦子中一樣,時隔兩年被問起何時來的北京,李明龍幾乎脫口而出。

李明龍東北人,雖然在北京待了近兩年的時間,但口音還是帶著家鄉的味道。

來北京的前一天,李明龍回憶自己剛知道公務員考試成績,雖然考了第三名,但是并未被錄取,沒有任何猶豫,李明龍第二天就坐上了來北京的火車。此后兩年,李明龍開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涯。

不能27、 28歲活成70、80歲的樣子

“有的時候下班早一些,有的時候下班很晚,晚上11點到12點下班也很經常,”李明龍說,“我的工作時間是朝九晚不定,因為晚,不知道幾點下班,在北京就是這樣,很正常,習慣就好。”

兩年前,李明龍在老家的生活比現在規律的多,鐵打的“朝九晚五”。“在家的時候,每個月三千多塊錢的工資,很清閑,下班吃完飯,沒事跑兩圈,回來看個電視劇,洗個澡就睡覺了。”

守家待地,三千塊錢的工資雖不高,生活起來卻也沒有壓力。只是家鄉地方小,像一潭平靜的湖水,激不起浪花,對年輕人來說,一股莫名的無力感撲面而來。

工作雖然輕松,但是當從北京回鄉的朋友說“每個月的工資能過萬”,李明龍內心開始產生了巨大的落差。

“同樣都是大學生,人家能去北京闖為什么你不能?”李明龍說,強烈的工資對比讓當時的他萌生了到北京看看的想法。

“我不想也不能27 、28歲活成,70、80歲的樣子。”

而今回憶,“我走出北京火車站時,看到經常出現在電視上的建筑物熟悉又陌生。”李明龍默默拍了張照片,自此便走入了這座城市泱泱的人群中。

北京求職路 房屋中介員的自我成長

來到北京,李明龍投奔了朋友,開始了求職之路。“剛來北京那會也不熟,沒有什么方向感。”機緣巧合下李明龍成為了一名房屋中介。

大學學的是土木專業,沒來北京之前在老家做過一段時間土木工程,來到北京之后,李明龍同樣想找一份和所學專業相關的工作,但是并不好找。

為了先在北京活下來,李明龍成了一名房屋中介,“這個行業的入行門檻沒有特別高。”

剛開始工作并沒有李明龍想得那么容易,“可能第一年剛來北京不太適應,所以當時會覺得生活迷茫。”但是第二年,工作開始變得得心應手,“工資上來了,生活也好了,基本知道自己該干什么,怎么干了。”

在北京的兩年間,李明龍見到了很多人,因為是房屋中介的原因,和房主、房客打交道,口才成為必須。

但是李明龍其實是一個話少的人,因為工作的要求,自己需要多說話多交流,但是每每休假回到老家,李明龍更喜歡一個人安靜地待著。

“不愛說話是真的,我在北京這邊是生活所迫,不得不跟業主交流,我要把公司這邊的服務和東西表達到位,所以不得不一直介紹。”李明龍的工作很鍛煉人,“形形色色的業主形形色色的客戶,有的很和藹很隨和,有的就會很挑,會比較會計較,這就需要我的專業度和服務水平。”

追不上的房價留不下的北京 終究要回去的城

身處房屋租賃行業,李明龍對于北京的房屋租賃市場相較了解。什么時候能買的起房子?讓他陷入思考。

“這邊終究留不下來,北京的房價是可望不可及的一件事,”李明龍住在天通苑附近,天通苑被稱為全亞洲最大的居住社區。

“就拿我現在住的地方來說,目前已經四萬多一平了,想想我每月的工資,雖然不知道我后面會如何發展,但即使我很努力,首付也不一定付得起。”

李明龍算了一筆賬,“我在未來多長時間可以攢夠這筆首付我不確定,我攢首付的這段時間,房價還是會蹭蹭蹭往上漲,我是永遠都追不上的,因為說實話,在北京買一套房這一年漲的錢數,夠我干好多年,很現實。”

“剛來北京,一聽到房價幾萬一平好嚇人,但現在已非常平靜了,”李明龍說,“已經沒有在北京買房的想法了,慢慢接受了這個現實,你就是買不起,你就是沒有能力買。”

但是李明龍還是會期待擁有屬于自己的房子,“有一套房子比租一套房子更讓我有安全感。”

考慮到未來結婚、安家,李明龍決定回老家買房。

“老家的房價也在漲,我就想著過年快點回家買房,要不又要買不起了。現在已經7千到8千一平了,如果買的面積大點,需要70到80萬。”

北漂青年 平凡世界的不平凡夢想

來北京后,李明龍說自己感觸更多的不僅是房價,還有這個城市與生俱來的機遇和挑戰。

“北京優秀的人太多,人都往這扎,”在這座有著2000多萬人口的大城市,李明龍深知只有非常努力自己才有機會和優秀的人比肩。

“在北京更需要努力奮斗,這和在老家不一樣,得到的機會也不一樣,北京有大公司大品牌,有人才,在老家肯定沒有,資源方面更沒有可比性。”

像萬千奮斗中的年輕人一樣,李明龍感受更多的是來自生活的重負。

“從下了火車那一刻到現在,我覺得讓我一直走下去的是生活,無形的壓力給予了我前進的動力。”

李明龍說,“年底回家過年的時候想用手里的積蓄,付首付在老家買一套房,來年再買一輛車,未來爭取在公司當個小主管。”

后記

2017年年末,李明龍告訴未來網記者,自己已在老家貸款買房,“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在努力的向前奔跑,其中夾雜著好多身不由已,可生活就是這樣,推著你不停向前。”

一代人總有一代人的希望與追求,一代人也總有一代人的落寞與堅守。

回鄉買房后,李明龍仍不能回鄉,“我暫時不會回老家,還要在北京漂兩年,回去發現老家漲的只有房價,工資還那樣,所以肯定回不去。”

李明龍坦言,買房是對自己的交代,“要給自己一個交代,都說三十而立,還好我而立之年有點兒起色,不至于太尷尬,有時候想想人活著為了什么?還是沒有領悟透,總之就是俗,但仔細想想我就是個俗人,俗點兒好,不至于迷茫。”

山东麻将免费下载258